1. <big id="5pr95"><strike id="5pr95"></strike></big>

        <td id="5pr95"><ruby id="5pr95"></ruby></td>
      2. <td id="5pr95"><noscript id="5pr95"></noscript></td>
        <track id="5pr95"></track>

        越剧唱词《白蛇传》(四)现形

        (白)哈哈……自与娘子在西湖成亲,来到苏州开设保和堂药铺。如今店业兴隆,夫妻恩爱,许仙从此生计安定,逍遥自在。哎,今天恰逢端阳佳节,等一会与娘子对饮美酒,共庆佳节。

        第四场:现形

        许仙:(唱)

        石榴花开红似火,

        龙舟竞渡遂金波。

        一年易过已端阳,

        剑蒲角黍满窗户。

        (白)哈哈……自与娘子在西湖成亲,来到苏州开设保和堂药铺。如今店业兴隆,

        夫妻恩爱,许仙从此生计安定,逍遥自在。哎,今天恰逢端阳佳节,等一会与娘子对饮美酒,共庆佳节。

        白素贞:(念)

        青儿深山支藏身,独自彷徨心不宁。

        眼看端阳午时近,一露真形祸非轻。

        许 仙:(白)娘子。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。

        许 仙:娘子。娘子,看你神色不好,莫非……

        白素贞:噢,没有什么。

        许 仙:不能,娘子往日谈笑风生,今天为何闷闷不乐?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不必挂心,想是昨夜受了些寒,身子略感不适。

        许 仙:既如此,待卑人与你诊上一脉。噢!(唱)

        原来娘子已怀孕,

        为何早不告我听?

        娘子啊,

        自从红楼完花烛,

        夫妻来到姑苏城,

        开设药铺保和堂。

        安分守己作营生。

        娘子是华佗再世医道精,

        妙手回春名远震。

        今日玉田得珠胎,

        往后是欢聚天伦情更深。

        白素贞:(白)许郎,今日端阳,店堂早就歇市,你正可去观赏龙舟。

        许 仙:我正欲与娘子同去。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,为妻身子欠安,今日不能奉陪了。

        许 仙:娘子,不妨到外面去散散,说不定就会好一些。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,为妻实在是无力行走,还是你独自去的好。

        许 仙:娘子真是扫兴。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,你看时辰不早,快去看龙舟吧。

        许 仙:既是娘子身体不适,卑人就在家里服侍娘子。

        白素贞:嗳,为妻要一个人静静地躺一会,不要你服侍,你快去看龙舟,去。

        许 仙:好好,既如此,待卑人先扶娘子进内房休息片刻再说。

        白素贞:嗳,你去……

        法 海:阿弥陀佛。

        许 仙:待我与娘子去赎一帖安胎药来。

        法 海:阿弥陀佛。

        许 仙:师父,今日来此,该是化缘?

        法 海:不。

        许 仙:看病?

        法 海:非也。

        许 仙:那为何而来?

        法 海:我是为你而来呀。

        许 仙:为我而来?

        法 海:是啊。(唱)

        姑苏连年瘟疫降,

        千年白蛇掀风浪。

        老僧远从镇江来,

        挽救施主免祸殃。

        许 仙:(白)师父,此话怎讲?

        法 海:(唱)蛇妖就在你身边。

        许 仙:(白)没有啊。

        法 海:(唱)在里边。

        许 仙:(白)在里边?

        法 海:(唱)正是她?

        许 仙:(白)师父,她乃是我娘子。

        法 海:她是千年白蛇所化。

        许 仙:不,(唱)

        师父不可胡乱讲。

        娘子貌美人贤德,

        体贴入微情义长。

        辅助许仙成家业,

        举止行动无异样。

        怎说她是蛇妖变?

        法 海:施主啊,叹你至今不自省。

        满面黑气死当头,

        再不醒悟命无望。

        今日恰逢端阳节,

        蛇妖最怕见雄黄。

        午时劝她饮三杯,

        酒后便会知端详。

        日后若有疑难事,

        可上金山来相商。

        (白)老僧告辞了,阿弥陀佛。

        许 仙:师父……这话从何说起呀?(唱)

        自与娘子结成双,

        朝夕相聚共一堂。

        言语行动无破绽,

        蛇妖岂会变娇娘?

        定是禅师将我骗,

        不,法海道高有声望。

        娘子与他无冤仇,

        怎会恶意来中伤?

        莫非我娘子真是蛇?

        倒叫许仙意彷徨。

        嗳,常言真金不怕火,

        端阳本当要饮雄黄,

        但愿她不是蛇妖变,

        许仙从此心宽放。

        (白)有请娘子。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,你怎还没有去观龙舟?

        许 仙:哎哎。明明是一个娇娘,怎说她是蛇妖所变。哎,娘子身体不适,卑人放心不下。

        白素贞:现在我好多了,你快去吧。

        许 仙:不,我今天要与娘子同饮几杯雄黄酒,共庆端阳。

        白素贞:哦许郎,为妻今天不能饮酒。

        许 仙:嗳,娘子,今天乃是端阳佳节,哪有不饮雄黄酒之理?待卑人去拿来。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,许郎……啊呀,(唱)

        许郎不解我苦衷,

        声声相劝饮雄黄。

        恶时当头须谨慎,

        我只得随机应变作主张。

        许 仙:(白)娘子快来。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,为妻今天实在不能饮酒。

        许 仙:啊呀且住,往日与她饮酒从不推却,今天竟是滴酒不受,莫非她真是……我今天

        一定要她喝,是蛇非蛇也可以一解疑问。娘子,我今天一定要与你同饮几杯。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,为妻今天不想饮酒。

        许 仙:嗳,娘子,今天乃是端阳佳节,哪有不饮酒之理?娘子快来。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。

        许 仙:娘子请啊。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苦苦劝饮,这……这如何是好?

        许 仙:娘子。

        白素贞:我若不饮,岂不使他扫兴。

        许 仙:哎,娘子。娘子,这一杯恭喜娘子身怀六甲。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,为妻身子欠安,多饮不得。

        许 仙:娘子往日酒量如海,我一定要你喝了这一杯。

        白素贞:为妻不能喝了。

        许 仙:娘子不喝这一杯,卑人也不喝了。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他怎知我的苦衷。好,就陪你饮了这一杯。

        许 仙:嗳娘子。娘子啊,这一杯祝我们夫妻天长地久,白首偕老。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,为妻再也不能喝了。

        许 仙:娘子,你就喝了最后的一杯吧。

        白素贞:为妻醉了。

        许仙:娘子不喝这一杯,难道你不愿与我天长地久,白首偕老?

        白素贞:嗳,许郎,不是这个意思。

        许仙:那么就应该喝了。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……

        许仙:快喝吧。

        白素贞:想我千年功行,三杯雄黄谅是无妨。

        许仙:娘子,请……娘子,再来一杯。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,你要害我不成?

        许仙:啊,娘子何出此言?

        白素贞:噢,为妻醉了。(唱)

        一霎时浑身痛,如裂五脏。

        许仙:(白)娘子……

        白素贞:许郎,不许你进房!

        许仙:娘子……(唱)

        娘子她见雄黄,神色慌张,

        在席间曾劝酒,再三推让。

        想娘子往日里,酒如海量,

        怎会得三杯酒,醉倒牙床?

        白素贞:(白)啊哟……

        许仙:(唱)

        蓦然间从房内,传来巨响,

        莫非她真是蛇,显了原状?

        吓得我身颤抖,毛发悚然,

        我不够进房去,仔细张望。

        (白)且慢,(唱)

        法海话若是真,我此惊难当,

        左思量右思量,一无主张。

        (白)也罢!(唱)

        我决定闯进去看个端详!

        (白)啊呀,蛇妖!蛇妖!蛇妖……

        小青:(念)避过恶时辰,匆匆回家门。

        (白)许官人,许官人!娘娘,娘娘……娘娘醒来!

        白素贞:(唱)

        醉熏熏神志昏,如梦一场。

        小青:(白)许官人给你吓坏了。

        白素贞:啊?!许郎,许郎……(唱)

        我抱住许郎,心如刀绞,

        泪如江海滚滚浪。

        (白)许郎……

        小青:谁叫你贪杯,闯下祸根。

        白素贞:只怪我怕使许郎扫兴。青儿,你说有何仙方可以救活许郎性命?

        小青:昆仑山上有灵芝仙草,功能起死回生。

        白素贞:如此,许郎托你照应,我往昆仑一走。

        小青:娘娘,灵芝草乃是昆仑镇山之宝,由鹤鹿二童看守得紧。你一人前去岂是他等对

        手?

        白素贞:这……难道我与许郎之缘就此完了不成?

        小青:娘娘你要三思。

        白素贞:只要能救活许郎性命,何惧赴汤蹈火,我万死不辞!

        上一篇:越剧唱词《白蛇传》(五)盗草   下一篇:越剧唱词《白蛇传》(三)订盟

        返回首页

        更多>>相关文章

        网站首页|梨园资讯|名家名段|戏曲人物|戏曲伴奏|戏曲曲谱|戏曲台词|戏曲文献|梨园漫话
        欧美黄色录像